本会动态

文章详情页
栾菊杰投身加拿大击剑26年 荣誉一大堆也为钱所困
发布时间:2019-05-28 13:49:15来源:脉动棋牌-棋牌脉动手机版-最靠谱的棋牌点击:56

  

  左图为茶水间堆满了栾菊杰和学生获得的荣誉。

  右图:儿女陪伴,栾菊杰后继有人。张昊 摄

  栾菊杰,一个熟悉而陌生的名字,老一辈人对她的熟悉源于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她夺得金牌的“亚洲第一剑”;新一辈人对她的陌生是因为26年前在她大红大 紫之时选择定居加拿大。然而,这位地地道道的南京人,注定是本报记者此次加拿大之行重要的一位采访对象。巧合的是,中国女足两场小组赛所在地也正是栾菊杰 定居的城市,加拿大埃德蒙顿市。来加拿大前,记者也好好做了一番功课,找到了栾菊杰在埃德蒙顿的电话号码,并且在昨天终于约到了档期排满的她,聊了足足两 个半小时。奥运会上,栾菊杰用实力为中国取得了重要荣誉;而在加拿大的26年里,她用默默耕耘撑起了加拿大击剑几乎整片天空,在异国他乡赢得了尊重,收获 了人生赛场上另一块宝贵的金牌。

  必发88

  栾菊杰:我就是劳碌命

  当此次与本报记者同行的旅行社金总得知记者约了栾菊杰做专访,年过五十且见过大世面的金总也变得不矜持了,他激动的表示,一定要专门驾车送本报记者前往埃 德蒙顿击剑俱乐部,为了就是与栾菊杰合影留恋。“菊姐可是我们年轻时的偶像,她现在也是加拿大华人圈的名人,与她的合影将是我人生最重要的一张合影。”

  栾菊杰离开中国的时候,是团中央委员以及江苏省人大代表,而且只要留下就是副厅级干部。但那个时候的她要求进步,放弃了这些荣誉和待遇,毅然来到了加拿 大。栾菊杰所在的埃德蒙顿击剑俱乐部,是没有盈利的社会团体。栾菊杰以及工作人员的经济来源就是靠俱乐部的会员,俱乐部除了栾菊杰外,还有一名主席和三名 助教,尽管看起来人不多,但这里已经是加拿大最大的击剑俱乐部了。“如果我们倒掉了,加拿大的击剑就不能存在了。”栾菊杰的话点明了她所在击剑俱乐部在加 拿大的重要性。这位昔日的奥运冠军非常辛苦,一年要开三个学期的课,加起来要教八百到九百人。最多的时候一个星期要教到两百六七十人。而且教的人多人少与 她的收入没有关系,人越多越辛苦但收入不会上涨。“在加拿大,体育不是政府的,要么自己开俱乐部,要么就是加入这样没有盈利的俱乐部来教学。”栾菊杰给一 头雾水的记者解释到。而栾菊杰最长的工作时间,要在一个月里教200个小时以上,甚至从上午9点一直到晚上10点,并且还要给孩子们洗衣服做吃的。

  难能可贵的是,栾菊杰来到这里26年了,从来没有做过其他工作,也从来没有离开过这家俱乐部。“这里虽然不是我的俱乐部,但和我的没有区别。我在这里,俱 乐部就还能盈利,继续生存下去。”26年,从栾菊杰嘴里平淡的说出,实在令人惊讶。“加拿大政府对我们不错的,不但会给我们每年暑期的一个助教有补贴,而 且每两年还让我们俱乐部的人去赌场做一次义工,40多个人两天下来能有7到8万加币的收入,政府是在给机会去赚钱补贴俱乐部的运营。”

  

  收获城市名人荣誉

  栾菊杰:如果你们不炒我,我就不离开

  刚来到加拿大的时候,阿尔伯塔这个出过8位诺贝尔奖获得者的加拿大名校给了栾菊杰全额奖学金,但栾菊杰最后竟然放弃了读书深造。“我们那个时代的运动员怎 么会英语啊,除了说你好就是谢谢,一数到七都数不过来。我又坐不住,加上大女儿要做心脏手术,想象就算了、放弃了。后来到这里教击剑,没再上过学,也从加 拿大文盲成了中国文盲了。”

  栾菊杰来到埃德蒙顿的时候,这里只有1千华人,而现在已经增加到10万人。起初来到俱乐部的时候,栾菊杰要出去打工,但俱乐部不让她走。问到现在国内经济 发展速度那么快,为什么不回国发展赚得更多的问题时,栾菊杰回答,“不用去中国,我去美国就可以赚更多的钱。然而,在埃德蒙顿的这么长时间里,这里给予了 我太多的荣誉,而这些荣誉都是非常用心的。”在加拿大,有一项非常有名的击剑赛事,是用栾菊杰的名字命名,而此前只有过世且功勋卓著的人才有这样的荣誉。 另外,肖爱华指着自己办公室里的一张奖状告诉记者,“这个是我25年在这里工作,400多人在唐人街搞得一个活动,也很让我感动。”

  栾菊杰认为,在中国拿了成绩后,很多政治荣誉是自上而下给你的,但在这里,荣誉是自下而上的,这些荣誉会让人融入这个社会,成为社会一份子。来到埃德蒙顿 后,有人默默的推荐栾菊杰参选了“城市名人”这样的竞选。当时这个评选又要照相登报,还要审核,然后让普通市民去投票,再组织专门人员去审。一开始栾菊杰 对这样的评选并不感冒,她说:“我觉得没兴趣,在中国什么荣誉都得过了,他们来问我要任何信息,我都不给。后来被提名了,去参加现场活动一下子就给震住 了。现场很正规,有一千多人,还要走红地毯。当时我就想,这个荣誉好像还真的不一样。”那一次,栾菊杰没被选上,她甚至感觉有些遗憾。2008年。栾菊杰 又去了,还叫上了她的一些朋友去观礼。当时,现场发了一个册子,朋友看了其他候选人都说,“哇,这些人都很厉害,好像每个人都比你厉害。”栾菊杰就跟朋友 说,“就是带你们体会一下,如果我这次不被提名不带你们来这里,你们也不会知道加拿大这个社会,每一个人对社会的贡献都非常了不起。”那一次,栾菊杰获奖 了,而因为加拿大人不太会念菊杰的发音,听了两次后栾菊杰才上台领奖。当她发表获奖感言的时候,全场一千多人都部站起来为她鼓掌。“我当时才觉得融入了这 个社会。我对俱乐部说,你们不炒我,我不会走。所以以后有很多优厚待遇找到我的时候,我都拒绝了。”在埃德蒙顿的市政厅里,栾菊杰的照片和简历也被挂上了 城市名人墙。

  

  教育孩子做事先做人

  栾菊杰:十七八岁的运动员跑不赢我

  与栾菊杰的对话,本报记者几乎重头到尾插不上话,已经57岁的栾菊杰思维活跃,声音虽然沙哑但铿锵有力。在接受采访的期间,栾菊杰也两次打断,“你先等一 下,这些人(队员)我要不去看看,他们就要造反了。”而栾菊杰刚出门,记者就听到她宏亮的喊叫声。在教学的时候,栾菊杰什么动作都会亲自示范,即使最难的 弓步,她也和学生共同完成。

  “我觉得要尽心尽力,我把自己做到最好。我没那么完美,你(学生)不喜欢我就不要来找我。不管谁来,我都跟他们说,要先做人后做事。我会给他们洗衣服、做 东西吃,从早忙到晚,他们跑步我也陪着跑。很多时候,小孩会对他们的家长说,菊杰做了很多都不会抱怨,你看你们(家长)就会抱怨。”对于学生的教育,栾菊 杰总是以身作则。

  栾菊杰对自己的要求一向很严,她们那代人吃过苦,所以她非常珍惜现在的生活。“我们俱乐部干干净净的,不管多晚,都要收拾好离开。这些学生,我随便骂他们 都不会在意,我在训练上很认真,没有讨价还价的。”栾菊杰告诉记者。正是这样严厉的教学以及生活上的无微不至,让大家对她更加喜爱,有些小孩一直跟着她练 剑,坚持了十几年,所以栾菊杰从来不用在华人报纸上做广告。谈到中外孩子在她那里学剑的不同,栾菊杰认为,“外国孩子学习击剑是兴趣为主,但中国的家长往 往是又要马儿跑得快又要马儿不吃草。问这问哪的,比如能打到什么成绩啊。我就说我教30个人,不可能每个人都是100分,每个人的领悟力也不一样。他们也 知道我很直,不用他们说,我自己就把他们辞掉了。”

  在击剑馆,本报记者还遇到了一位曾经的南京同行,但要不是这次我们造访,栾菊杰都不知道她的情况,“学生家长的情况我从来不问,你们不来我都不知道她(曾 经的南京媒体同行)是干嘛的。学生家长姓什么干什么的,跟我说了我也不记。我就是工作,没空烦那么多别的,精力都在学生身上。”栾菊杰说。

  

  为省钱放弃伦敦奥运参赛资格

  栾菊杰:儿女在加拿大剑坛数一数二

  对于栾菊杰来说,在加拿大教击剑虽然辛苦但是有着另一番乐趣。在这里,她不会干涉学生的想法,学生也很尊重她。而且经过多年的精心栽培,她的学生已经在加拿大名列前茅。

  “在这里教击剑,谁也不会干涉我。你今天报名交钱了,你一个月不来我也不会干预你。但你条件非常好,你不来,我再怎么说也没用。”栾菊杰说。加拿大的孩 子,运动先天条件非常好。有些栾菊杰想特别培养的,但他们就是来玩玩,求他也没用。不过,栾菊杰还是培养出了很多优秀的击剑人才。在击剑馆的一侧墙壁上, 标注了很多队员参加的泛美运动会、大运会等比赛以及不俗的成绩。在刚刚结束的加拿大全国比赛上,栾菊杰的儿子顾宏涛获得了全国U17的冠军,她的女儿顾梦 媛拿到了U20的第一名。在成年组的比赛中,她的弟子得到了铜牌。“如果在美国,像我们这样获得那么多成绩的俱乐部,至少要有十个到二十个教练,但我们这 里只有我和三个助教,应该做的很成功了。在加拿大单纯做击剑,很难生存,但是我做到了。”

  但是对于栾菊杰来说,儿子女儿的击剑成绩好也带来了经济上的负担。她的两个孩子代表加拿大国家队比赛不但没钱,还要交钱,每年一人要交500加币,栾菊杰 总共要为他们支付1000加币。“他们进入国家队我很很开心,因为能够站在世界舞台比赛。但进不去我也开心,因为帮我省钱了。”栾菊杰说。北京奥运后,栾 菊杰就不再帮加拿大国家队比赛了。说到原因,竟然让记者听得很心酸。栾菊杰说,“在国外唯一的好处,只要你有本事就可以代表国家队。但我的儿女要去打奥运 会,他们先要参加很多系列赛,还是要我付钱。他们如果真的打进奥运会,my god,我又要花多少钱。伦敦奥运本来我也想去的,但考虑到两个孩子又要上大学,又要代表加拿大国家队打很多比赛,所以我放弃了。”记者又追问,“你这是 为了节约钱?”栾菊杰回答:“对啊。”

  

  不想管但又放不下

  栾菊杰:国内击剑条件好了精神丢了

  和栾菊杰聊天,就不得不谈到中国的击剑。因为她是中国击剑真正的领路人,正是在她夺得洛杉矶奥运会之后,中国花剑以及其他剑种才开始称霸世界舞台。但近些年,中国击剑的成绩滑坡厉害,这也让栾菊杰感到忧心。

  “我经常带小孩与中国队比赛,你都觉得我在国外待久了,不爱管闲事。但在中国击剑毕竟那么多年,说不关心是假的,有些时候很着急。前年去亚洲锦标赛,看到 韩国拿了10块,中国就2块,真是不可思议。我也不知道现在中国击剑是什么体制,可能是独生子女的关系,中国的条件太优越了。当然,优越不是坏事,但自己 不能控制自己就不好了。现在的训练条件好了,出国的机会也多了,应有尽有,这些条件比国外运动员好的多了。当然,你也不能怪教练或者怪哪一个人。运动员自 己不努力,教练还是其他人再怎么说都没用。”栾菊杰说到这里有些激动,“我经常对小孩说,你们条件好了,真的很羡慕,我一点不嫉妒。你们赶上了好时代,我 们没赶上,但你们的精神没有了。我们不是当事者,我不想得罪任何人,我不能多管闲事。我们在国外,不想发财,过得是平平淡淡的生活。在这里,谁也不会炒了 我,但我还是要求自己做到最好。小孩练剑打得不好时会跟我说对不起,我说不要跟我说对不起,在中国文化里,对不起一分钱都不值。就算你来玩,也要尽心去 做。我也57岁的人了,我马上进去随便就能做弓步。”

  的确,在栾菊杰的字典里,没有只讲不做。去年一次在南通,她帮老队友代课,当时队里一名小孩说动作容易,栾菊杰当时就怒了。她跟那个孩子说,“你做我也 做,做完我们出去跑十圈。不要跟我吊儿郎当的,我是动真格的。”那个孩子见栾菊杰发火了,就说算了。栾菊杰又追着说:“你说算了,不要认为我做不到,训练 完我就跑了十圈。”训练完了,栾菊杰果然又跑了10圈,一共4000米。而队里17、18岁的女孩基本没有能跑得过她的。

  栾菊杰对自己永远那么苛刻,比如9点的飞机,她6点还在外面带着孩子跑圈。不管去哪里,第二天飞,第一天肯定还在上班。参加北京奥运会,她抵达北京的前一 天晚上还在教孩子们练剑。“不上班就没有钱啊,所以什么倒时差、调时间,都没有。”栾菊杰说,“不管你走到哪里,你是中国人。成功不成功都没关系,中国人 有个最大的优点,就是毅力。人的毅力就像橡皮筋,越拉越长。”

  必发88官网

  乡音难改

  栾菊杰:我做的盐水鸭比南京的好吃

  尽管在外是女强人,但在家里,栾菊杰是典型的南京女人,人称贤妻良母。“我经常和老公开玩笑说,我嫁给你,我从将军变成了奴隶,你就从奴隶变成了将军。” 栾菊杰秉承了中国女性的传统美德,她是普通的工人家庭出生,即使工作这样辛苦和紧凑,她也不会埋怨和发火。虽然平时回家很晚,但栾菊杰有时间就搞搞家务。

  栾菊杰小时候住在南京秦淮区下浮桥附近,是最能代表老南京的地方。虽然离开南京那么多年,但她依旧深爱着那里的一切,每年都会回去一次,她甚至自己会做南 京盐水鸭。带美国朋友去南京吃了盐水鸭,这位朋友认为还没有栾菊杰做的好吃。江苏队击剑队来到加拿大,栾菊杰就给他们做盐水鸭、卤水肚子、熏鱼等南京食 品。“我现在就能给你下一碗馄饨,东南西北的菜,我也都做得可以,南京香肠我也会灌。”栾菊杰自豪的告诉记者。

  栾菊杰忘不了家乡,她在加拿大出生的孩子们也是慢慢知道了妈妈在国内的名气,并且越来越喜欢中国,喜欢家乡南京。08年北京奥运会,栾菊杰带着孩子们坐地 铁,几乎身边每个人都要找栾菊杰签名照相。而因为下雨,大家都争相把雨具给栾菊杰使用,孩子们才知道自己的妈妈原来这么有名。

  在栾菊杰的学生里,还有两位和南京青奥会非常有缘的年轻人。其中男孩叫罗伯特,女孩叫凯兰,他们正是去年青奥会手机点火的一员。在采访栾菊杰的时候,一名 脚崴了的男孩探头进来和栾菊杰再见,记者也在栾菊杰的提醒下认出了他。在记者的邀约下,他和正在练剑的凯兰又来了张合影,重温参与青奥的美好时光。

  采访临将结束时,栾菊杰又急着拿饭锅出去淘米,“小孩们8点要吃饭,我要赶紧去做了。现在俱乐部里包括剑和电路都是自己修,没办法,生活所逼啊。”在栾菊 杰狭小的办公室里,凌乱的放着一些奖牌和奖杯,栾菊杰没有时间给记者一一介绍,只好说,“我这个人就这样,让我拿出所有的奖牌和奖杯,我都没有,必发88大部分都 捐出去了,就留了几块金牌。儿子女儿得了好多奖牌,我也不会给他们保存,都乱放找不到了。”看到办公室里有一个养蜥蜴的盒子,记者问到这是谁的宠物,栾菊 杰的南京话随口就来,“我二女儿啊,养了这个鬼东西,家里还养了条狗,烦死了。”而谈到击剑俱乐部不远的阿尔伯塔大学,栾菊杰又谈到了家乡,“阿尔伯塔大 学,有点像我们江苏的学校。很难考,分数要求很高。”

  中国女足这次恰巧在埃德蒙顿比赛,原本栾菊杰是要去现场为女足姑娘们加油的。“本来和朋友约好了去的,但我们在这里做教练的要学习救人的急救知识的,每三 年有一次,8个小时的课。等我上完课回家,比赛只有1分钟了,就看到了那个点球。中国女足表现的很好,相信她们能走得更远。” 特派记者 张昊 加拿大埃德蒙顿专电


必发88 必发88官网 必发88